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之将 > 第173章 番外二 2

第173章 番外二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br>
  
      阿里部落是在一个小山谷里,四周山壁高耸,入口只容一人通过,就连大的猎物也要在外面分解成块才能运入,所以大部分野兽根本闯不进来,至于小的,也不能成群涌上,可算是易守难攻的典型。可惜就是这样的一个部落,却没有一个健全年青的兽人。
  
      这事说起来也并不难理解。阿里部落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部落,连中型都算不上,原来兽人总共就五十多人,亚兽有二十多个,再加上老人孩子以及残废的兽人,也没超过百人。兽人择偶,大都需要去到别的部落,因为本部落的不是已经是别的兽人的伴侣,便是自己的兄弟,可选择的余地太小。当然,这也是嫫玛森林的不成文规矩,部落与部落之间是通婚的,前提是你有本事追求到亚兽。不过,阿里部落兽人的消失却跟寻找伴侣没关系,而是源于一场狩猎。
  
      因为部落防守用不了多少人,所以每次出去狩猎都会出动大部分的兽人。四十多个兽人,在山林中也算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连最凶猛的野兽都敢挑战,哪怕是打不过,逃也是能逃走的。但是那次打猎却遇到了迁徙的小耳兽潮,可能是几个群的合并,数量相当庞大,兽人们被困住,只有两人浴血突围,逃了回去,还受了严重的伤,伤好后便残了。
  
      那一回之后,部落里只剩下四五个健全的兽人。三四十人的生计全压在了这几个兽人身上,他们并没能坚持太久,便丧生在了捕猎过程当中。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为了活下去,部落里的亚兽不得不冒着危险到山谷外寻找食物。他们打不了猎,只能靠采摘果子和挖取植物根茎裹腹。可惜山林的凶险并不是他们能应付的,陆陆续续又死了一些亚兽,不过经历过惨痛的教训,他们也总结出了不少避开危险以及寻找食物的经验,人数才勉强稳定下来。然而,雪季却来了。他们平时寻找到的食物连吃饱都不够,又怎么会有储备,所以明知雪季山林危险,他们还是每天都要出来寻找食物。只是,一日一日,能找到的食物越来越少,正如荒对漠说的那样,他们真的快熬不下去了,哪怕是每天都喝草根煮的汤。
  
      当得知打到一头雪地兽,部落里的人既惊讶又高兴,至于荒是怎么杀的雪地兽,雪地兽不见的部分究竟去了哪里,他们虽然好奇,但荒既然不说,自然也没有人会追着问。可以说,这头雪地兽的肉给了他们继续活下去的希望。甚至有人觉得,荒既然能猎到雪地兽,那么自然也能捕杀那些没有雪地兽凶猛的野兽,心里不免就多了几分期待。
  
      荒不是不知道他们会误会,但也没解释的想法。他性格有些孤僻阴郁,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自己知道尽力了就行了,做不到的事绝不会勉强,更不会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而谄媚讨好。
  
      有了雪地兽的肉,阿里部落的亚兽也并没敢歇上一两日,次日依然结伴出外寻找食物。带回的食物虽然不多,但总比没有好,至于荒虽没能再打到猎物,找回的食物却一直是众人中最多的。所以其他人或有失望,却也不至于说什么。荒偶尔会想起那个只一招便杀了雪地兽的兽人,倒是羡慕和惋惜的成分占了大半,因为他知道,以那个兽人的能力,是足以帮阿里部落渡过雪季的。他是没想过还能见到那个兽人的,而且还是在那样短的时间内以那样出人意料的方式。
  
      两日后,六辛那一组亚兽拖回一个兽人。兽人中了魇木毒,昏迷在魇木林边缘,被他们看到,见还活着就带回来了。
  
      魇木是阿里部落这附近常见的树种,一般只会在暖季的时候才会散出让人头脑迷糊的气味,寒季却是没什么事的。但是魇木的树干上长着细细密密的小刺,一眼不是很分辨得出来,一旦被扎到,就算死不了人,那也是要昏迷上大半天的。而在山林中昏迷,那离死亡其实也相差不远了。
  
      因为祖祖辈辈与这种树木相伴而居,所以解魇木毒对于阿里部落的人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连幼崽都知道。而六辛他们之所以愿意将人带回部落,虽有本性善良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却是因为对方是一个兽人,而且是个看上去很健壮的兽人。
  
      所以荒扛着半兽皮袋子地草根和几个冻硬的黑薯回来时,便听说了部落里救回个兽人。不过,他是在第二天才看到人的,一照面便认出是那天捕杀雪地兽的兽人,但也只是愣了下,便又恢复如常,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并没有多嘴多舌,不过心里多少松了口气,知道部落这一回也许真能熬过雪季了。
  
      那个兽人正是漠。原来那日漠摆脱荒之后,便将事抛到了脑后。这些年他在外行走,已经不是一次漠视需要帮助的人,刚开始还会心恶劣绪低落,到现在已是完全的麻木无觉。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因为那样就不会知道那些失去帮助的人会有什么样的遭遇。看不见,便能当做没生,哪怕那其实是掩耳盗铃。
  
      他不承认自己心神不宁,但是没注意到身边的树干上面长满了细刺却是事实,所以只是在经过时无意识地在上面扶了一把,哪怕是立即反应过来,仍然被刺了一下,结果便落到如今的下场。他遭遇过不少危险,有好几次连命都差点丢了,但是还从来没有一次像这回一样窝囊。而最让他感到讽刺的是,救他的还是那个他曾经拒绝帮助的部落。显然,在荒认出他的时候,他也认出了对方。
  
      兽人是有恩必报的,在知道了这个部落的况之后,他不得不暂时留了下来。
  
      五个残废兽人,三个老人,六个幼崽,十三个亚兽,这就是阿里部落所有的成员。原本按照部落默认的规则,在食物严重匮乏的况下,残疾兽人以及老人会主动离开部落,葬生于山林当中。但是阿里部落却没放弃任何一个人,隐然成为众人之首的六辛认为兽人就算残疾了,老了,他们的山林生存经验也远远胜过亚兽,如果放弃了他们,剩下的人活下去的希望会更加渺茫,所以努力说服他们留了下来,并阻止了残疾兽人想要出去打猎的念头。对于心理上还没完全脱离依赖兽人的亚兽来说,兽人哪怕残疾了,那也是兽人,是能够让他们心中安定的主心骨,只要他们还在,亚兽们就能够努力活下去,不会彻底崩溃。
  
      了解了阿里部落的况之后,漠给了他们三个选择。一是等到雨季,他护送他们去到邻近的部落;二是跟他回蓝月森林,他会想办法安顿他们;如果前面两种都不选,他们还想留在本部落的话,他愿意尽力培养亚兽以及残疾兽人捕猎的能力,让他们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生存。
  
      而按六辛的想法,最好的自然是将漠留在部落,尤其是在漠独自出去打回一头石蹄兽回来之后。相较于其他亚兽,六辛是更有智慧且目光更长远的,所以他能让其他人信服,代替已故的族长管理幸存的人。他在思索过后,并没有选择任何一条,而是请漠先教授他们捕杀猎物的方法和技巧,至于是否要投靠其他部落,则是要等雨季到来之后再说。
  
      对此,漠没有异议,却不知六辛打着在雨季结束之前,让部落里的亚兽将其拿下的念头。在六辛看来,以往都是兽人追求亚兽,现在换成亚兽主动追求兽人,必然轻而易举,何况他们部落十三个年青亚兽,长得好看的,能干的,什么样的都有,总有能入对方眼的。
  
      六辛打的算盘倒是好,如果换另外一个兽人,整天被一群亚兽包围着,说不定还真就心动了。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唯独这招用在漠身上不行。因为曾经的教训太惨痛,导致他现在对于别人的示好总是下意识地抵触,如果最开始还因为对方的救命之恩,神色还算缓和的话,等察觉到他们的心思之后,他的脸就彻底被寒冰封冻住了,身上散出来的冷厉几乎吓跑了所有的亚兽。而能扛着巨大的压力继续笑颜以对努力接近的,也就只剩下六辛一人了。
  
      至于荒,在知道漠会留下来帮他们渡过雪季之后,便没再做多余的事。他容貌算不得出色,脾气又不好,从一开始六辛就没想过指望他,所以也没说什么,其他亚兽更是得少一个竞争对手。
  
      “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终于被六辛无处不在的殷勤弄得不耐烦,漠索性将事挑明。“我会报答你们,但不是用我自己。”
  
      六辛没想到对方会这样毫不婉转地戳破自己的心思,臊得脸通红,虽然努力想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只能将送来的烤肉和汤放下,一句话都没说便含着眼泪匆匆离开了。
  
      漠摸了把自己满脸的胡子,有些无奈,却着着实实松了口气,知道以后应该都不会再有亚兽围着他转了。说起来,相较于这些别有所图,但却偏要遮遮掩掩的亚兽,他倒是对一开始就说要做他伴侣,被他拒绝以后便不再纠缠的荒更有好感。当然,这种好感只是来源于对方的识趣。确实,自他来到这个部落,荒就像个隐形人一样,只在他教授亚兽们怎么样锻炼身体怎么捕捉猎物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他时候完全没有存在感,就连出去寻找食物的时候,也是一个人。
  
      “他只知道顾自己,说话又讨厌,谁愿意跟他一起啊。”对荒最不满的亚兽叫艾,对于漠的疑问,忍不住抱怨说。嫫玛森林的兽人和亚兽取名并不像蓝月森林那样有规律,一个字到几个字的都有,阿里部落最长的一个亚兽名叫蓝色的阿地骨元,阿地骨元是一种很美丽的花,花下会结很多子,蓝色很罕有,由此可以看出他的阿父阿帕对他有多喜爱,期望有多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