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洲中的领主 > 大结局 七

大结局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17章逾越界限的行动
  
      埃布尔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公事厅。迎面走来的是一直守候在门外的侍者。
  
      “你刚才做的事实在是太危险了!”侍者用余光瞥了一眼法庭中的情形,对埃布尔低声警告道“这名地精如果真的被你给带走,整个监察所的士兵都会被派出去对你们进行追捕。连我也会跟着遭殃!”
  
      “对不起”埃布尔对侍者抱歉地拘礼道。
  
      “你们赶紧走吧,别在这儿待着了!”侍者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把埃布尔以及其手下的士兵都赶了出去。
  
      一行人沉默地回到了休闲区,人群中的几名士兵不停地打量着埃布尔的脸色。其中一名精灵士兵战战兢兢地开口道“埃布尔队长,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
  
      在折返回公事厅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经这一番折腾,所有人的心里都被蒙上了一层乌云。
  
      “在这儿等着吧。”埃布尔轻声说道“我们不能把地精送进监狱。”
  
      “是。”士兵们彼此对视一眼,齐声答道。
  
      半个小时过去,法庭所在的方向传来了人群的喧哗与走动声。埃布尔一下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出了休闲区。士兵们紧随其后。
  
      最先出现在公事厅门口的是法官等人,当法官从士兵面前经过的时候,埃布尔出声叫住了这名法官“那个,法官先生!”
  
      “有事?”法官在看到是埃布尔之后,眉头紧紧皱起。
  
      “请问你所给出的处决是?”埃布尔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那名地精私藏毒品,伪装成馆内士兵,并对旅店的侍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以及生理伤害。”法官不带一丝感情地回应道“只能是死刑。”
  
      “这这个处决有收回的可能吗?”埃布尔声音颤抖地问道。
  
      法官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
  
      “队长!我们找到旅店的那名侍者了!”就在埃布尔停在原地愣神的片刻,一名卡拉迪亚士兵急匆匆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汇报道。
  
      “他在哪儿?”埃布尔攥紧了拳头,轻声问道。
  
      “那小子还打算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结果被在那个时候恰巧去了趟洗手间的士兵给遇上了。现在正在被押送到这儿的路上。”士兵详细地解释道“队长,是不是抓到了那小子,那名地精就能被救回来了呢?”
  
      “不知道。”埃布尔摇了摇头,说道“别在这儿待着了,我们先回旅店。把那名侍者也押回去。”
  
      “是。”士兵点头答道。
  
      埃布尔抬腿走到了监察所的门外,搭上了旅馆的马车。在登上马车以前,被两名士兵钳制住的侍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放开我!”侍者挣扎地叫道。
  
      “臭小子!我们是怎么对你交待的,你又是做出了些什么荒唐事。”钳制住他的士兵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对侍者教训道“你说说,像你这样做些损人的事儿,到底是为了给谁出气!”
  
      “放开他吧,这么多兄弟在这儿。这名侍者跑不了。”埃布尔在临上车之前交待道。说话的过程中甚至没有回头看侍者一眼。
  
      现在在埃布尔心里,只有不解与失望。
  
      在马车驶向旅店的路上,埃布尔定定地望着窗外,脑海中浮现出法庭上的那一幕。
  
      人性的复杂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不能去理解侍者内心的想法,甚至于让地精选择妥协的因素,他都无法看清。
  
      在埃布尔沉浸在思索中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一行人走到了茶楼的露天茶座边坐了下来,现在已经临近深夜,街道上也鲜少有行人出现。
  
      埃布尔在吩咐手下的士兵上楼叫来康德与班达克之后,立即瞥到了站在自家旅店门口的尼特一行人,遂向他们招了招手,隔着一条街呼喊道“你们也过来吧。”
  
      尼特一行人在一番踌躇过后,慢慢地向着埃布尔所在的方向移动。
  
      “他这么做,你们知情吗?”埃布尔指着被士兵团团围住的侍者,向尼特开口问道。
  
      “嗯。”尼特咬紧了牙关,点头道。
  
      “啪!”埃布尔抬起手,一耳光打在了尼特的脸上。尼特只是一名普通的半兽人侍者,又怎么受得住一名与他同级重量的精灵士兵的一击,当埃布尔的手掌确实地挨到他的脸上的时候,尼特甚至有一瞬间的耳鸣。
  
      “埃布尔!”迟迟赶来的康德与班达克目睹了这一幕,立即尖声叫住了埃布尔。埃布尔的身形也随之一顿。站在他对面的旅店侍者们也只是默默地搀扶起了跌坐在地上的尼特,并没有出言声讨埃布尔的行为。
  
      “怎么回事?”康德走到两人之间,开口问道。
  
      “那名地精被法官判了死刑。”埃布尔无助地用双手掩住了自己的脸,回应道。
  
      “什么?”班达克惊讶地问道。
  
      “那名侍者,突然在庭上对地精进行了指控。并说他也参与到了那场斗殴当中。”一名士兵站出来为埃布尔解释道。
  
      康德在打量了一眼尼特以及其身后的侍者,面色也跟着冷了下来。
  
      “对不起,康德大人”尼特低着头道歉道“只是我们实在是无法原谅那群人的行动。”
  
      “尼特,你没发现吗?你越界了。”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对尼特说道“我们能把那名地精交到你们的手中,让你们有机会把他推向斩首台。我们也就能够把他从濒死的困境中救出来。只是你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我们的信任。”
  
      康德在留下这两句话后,没有再做出别的解释。而是转身对埃布尔说道“我们走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谈。”
  
      “是。”埃布尔点了点头,跟着康德走进了茶馆。
  
      “大家回去休息吧,今天也都累了。”班达克向身周的士兵吩咐道。
  
      当大家都尽数散去的时候,班达克望着停留在原地的尼特等人叹了一口气,走到他们的面前。开口说道“你们好自为之。”
  
      918章必须作下的决定
  
      “殿下,你说的重要的事是?”埃布尔在走进旅店的客房以后,对康德开口道。
  
      “有人从西城公会那儿买到了消息暗面组织将会在三天内对驻留在监察所的地精军队开战。”康德在正厅的椅子上坐下,抬起头对埃布尔说道。
  
      “有人是指?”埃布尔挑了挑眉,对康德问道。
  
      “龙族在城中部署的眼线。”康德回应道“现在吉伯特他们也收到了这个消息。现在地精、侏儒、龙族已经召开了临时会议。对此番行动进行决策。”
  
      “殿下你怎么没去?”埃布尔在康德身边坐下,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不想去。”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说道“这趟水太混了,我们还是得留着一只脚踏在岸上。”
  
      “原来如此,那殿下你心中的打算是?”埃布尔沉默良久,之后开口问道。
  
      “我和班达克商量了一阵,卡拉迪亚将会参与到这场战役当中。”康德睁开眼睛与埃布尔对视,担忧地说道“只是我们现在并不清楚精灵国的立场,所以”
  
      “嗯。”埃布尔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回应道“我们在出征之前,答应过精灵王殿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会选择站在卡拉迪亚这一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现在离开这座小岛。”康德慎重地交待道“回到你们自己的国家,告诉精灵王,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殿下”埃布尔望向康德的眼神,半是伤感半是惊讶。辞藻涌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
  
      “不用反驳我。”康德将手搭在了埃布尔的肩上,带着微笑说道“回去好好想想,或者与士兵们商量。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作出答复。”
  
      “是”埃布尔低着头回应道。
  
      “地精的事,我们会想方法去摆平的。你不要在心里有什么负担。”康德说道“那群旅店的半兽人小子实在是太不知事了。”
  
      “嗯。”埃布尔点了点头,之后便向康德拘礼告退了。
  
      在目送着埃布尔回到自己的客房以后,康德默默起身,走到了玄关边,打开了房门,对站在走廊上的班达克唤道“进来吧。”
  
      “我在门口听到了殿下你与埃布尔的谈话声,所以站着等了一会儿。”班达克在轻轻地带上房门以后,开口问道“殿下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的?”
  
      “只是感觉你会比现在这个时间早一点回到这儿而已。”康德想了想,回应道“尼特那帮小子怎么样了?”
  
      “一个个丧着脸回去了。”班达克听到康德提起这个话题,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次那些人做的事过火了吧。”
  
      “很过火,不过站在我们的立场上,也不能依着什么理由去责怪他们。”康德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在轻轻地抿了一口之后,对班达克说道“监察所的情况,我们在去过几次后,也有所了解。这次想把地精身上的死刑判决消除掉,还是挺困难的。”
  
      “我向茶馆的侍者打听了一下,这岛上的监察所执行死刑的日子是固定在月末的。现在距离那名地精被推上断头台的日子,还有三周左右。”班达克的脸色显得阴沉了些。
  
      “解铃还须系铃人。得找机会让旅店的半兽人侍者松口才行。”康德叹了一口气,说道。
  
      “指望他们?”班达克闻言瞪大了眼睛,摇着头说道“那群人心里想的应该是地精被立地正法吧。”
  
      “不能忽略他们也会心软的可能性。毕竟只是一群心思单纯的小孩子罢了。掌柜的与账房几乎都没有让他们走出过他们眼中的安全地界。”康德回应道“更何况,这件事在岛上的战争面前,只能被置后。”
  
      “嗯。”班达克认可了康德的所说的可能性。
  
      “亚都尼斯派来的士兵到了吗?”班达克开口问道。
  
      “我们之前已经拜托龙族的士兵去接应他们了。应该很快就会来到这座小镇上。”班达克回应道。
  
      “嗯,现在也只有等他们来这儿之后,再进行战略部署了。”康德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吉伯特那边会传来更详尽的消息。”
  
      “殿下,你也回房休息吧。”班达克建议道。
  
      “嗯。”康德放下茶杯,对班达克说道“今天你也辛苦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各自的房中,班达克在浴室里洗浴的时候回想着今天一天所发生的事,在被吉伯特等人试探时的蒙骗感,在回到了旅店时,看到那如地狱般的场景时的震惊与崩溃。
  
      在想到尼特的时候,班达克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
  
      “埃布尔应该比我更加难过吧”班达克默默念道。
  
      他们的难过并不只是因为身陷险境的地精,还是为了谋划出这一切的尼特。在那名旅店的侍者身上,班达克与埃布尔并不能看到有关旅店的未来。
  
      “你还好吧。”在沐浴之后,班达克实在是放心不下,主动地走到了埃布尔的房间的门前,不出预料,房内的烛台仍然是亮着的。班达克抑住自己心中的情绪,对着门缝轻声问道。
  
      “进来吧。”埃布尔从床上起身,打开了房门。头也不回的班达克说道。
  
      班达克慢步地走到了房内的餐桌边坐下,眼神望向了埃布尔,并说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睡不着。”埃布尔抿了抿嘴唇,回应道。
  
      当他躺在床上,试图闭上眼睛的时候,胸间翻涌不停的情绪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神经。
  
      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已经尽力了。”班达克沉默了一会儿,出言安慰道。
  
      “我知道。”埃布尔捂住了自己的脸,说道“可是我还是觉得好难过。”
  
      “早点休息。”班达克望着埃布尔,千言万语汇到嘴边,还是只说了一句劝慰的话。
  
      “嗯,我会的。”埃布尔站起身对班达克说道“你就别管我了。回去休息吧。”
  
      919章租借马车的心思
  
      在班达克退出房间之后,埃布尔在床沿边坐了一会儿,站起身吹灭了墙角的烛台。没过一会儿,走廊的另一边传来了房门合拢的声音。
  
      埃布尔的嘴角边挂起一丝苦涩的笑容,在再次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他疲惫地合上了眼眸。
  
      第二天,当康德等人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挂于蓝空之中。
  
      “现在天亮的时辰是越来越早了啊。”班达克拉上床帘,在缩回被窝的同时嘀咕道。
  
      没等他安心地合上眼,耳畔边便传来了敲门声。
  
      “班达克,起床了!”埃布尔站在门外大喊道。
  
      “知道了!”班达克大声回应道,勉强地支起上身,开始为自己披上外衣。
  
      等他洗漱完毕,出现在正厅的时候。康德与埃布尔已经开始享用各自的早餐了。
  
      “现在已经十点了。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迟?”康德喝下一口红茶之后,抬起头对班达克问道。
  
      “可能是睡得太好了吧。”班达克打着哈哈说道。
  
      “赶紧过来吃早餐吧。”埃布尔招呼道“我们等会儿还得出门迎接士兵们呢。”
  
      “你决定了?”班达克急忙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一脸惊喜地向埃布尔问道“会留在这儿吗?”
  
      “还没有决定。”埃布尔微笑着摇了摇头,回应道“不过,在决定之前,我还是想要和你们一起把任务完成。”
  
      “原来是这样。”班达克点了点头,没再追问,而是专心致志地吃起了盘中的华夫饼。
  
      他们并没有在早餐这件事上耽搁多少时间,十分钟过后,三人便衣着整齐地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
  
      在走下楼梯的同时,康德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对了,士兵们最近一直在坚持训练对吧。”
  
      “是的。”班达克点了点头,解释道“只不过,之前一直都是在旅店的后院进行训练,不知道现在他们的场地会迁移到哪儿。”
  
      “精灵士兵们呢?”康德继续问道。
  
      “他们没有在清晨训练的习惯。”埃布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估计还在房间里待着谈天吧。”
  
      “精灵士兵的训练方式自然与人族士兵不怎么相同。”康德点了点头,回应道。精灵族的体质与人族相比较,本就有着许多差别。康德在这个问题上,也没什么立场对精灵族士兵进行指导。
  
      “康德殿下不用担心,他们虽然在平日里懒散了点。”埃布尔回应道“但对法术的研究是不会松懈的。毕竟每年在军队内都会进行检查。”
  
      康德对埃布尔的解释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班达克走在最前面,此时正在与茶馆的伙计商量有关于租借马车的事宜。在看到康德走到自己身旁立定以后,侧过了身自,无奈地说道“看来是原先的旅店对我们太过宽容了。实在没想到,在这座小镇上,租借一辆马车是如此困难的事。”
  
      “怎么了?”康德关心地问道。
  
      班达克则是将视线投向了茶馆的掌柜。茶馆的掌柜只能无措的解释道“各位大人,实在是对不起啊。我们店内培养的马车都是用来运送茶叶的。外借不了啊。”
  
      “没关系。”康德想了一会儿,对掌柜的说道“只是我们能不能去马棚看看你们的马车是怎样的呢?”
  
      “这个”掌柜的抬眼打量了康德一眼,下定决心回应道“好的,我手下的侍者将会为各位大人领路。”
  
      “谢谢你。”康德拘礼道。
  
      “没事,”掌柜的同样拘礼回应道“西维尔,带各位大人去马棚逛逛。”
  
      “马棚?”被掌柜的随手招来的侍者愣了愣,疑惑道。
  
      “叫你去你就去!”掌柜的命令道“怎么?不熟路?”
  
      “熟!”西维尔在掌柜的的喝令下,对康德等人躬身有请道“各位大人,请随我来。”
  
      “麻烦你了。”康德对西维尔点了点头,抬腿跟在了他的身后。
  
      埃布尔瞥了掌柜的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殿下,我们既然租不到马,还来这马棚做什么?”班达克凑到康德身边,疑惑地问道。
  
      康德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用手放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姿势。
  
      西维尔带着康德等人走过一间又一间的马棚,虽然内心有诸多疑惑,但还是向康德等人细心地介绍了每一辆马车的效用。
  
      “这辆马车,能接我们用用吗?”康德在一间马棚前停下,指着棚间置放的马车,对西维尔问道。
  
      “不好意思啊,客人。本店的马车”西维尔下意识地含蓄拒绝道,只不过在他看到埃布尔从腰间掏出的银币之后,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怎么样?”康德带着明朗地微笑,二次问道。
  
      一旁的埃布尔已经把那枚银币塞到了西维尔的手中。他已经注意到了西维尔眼中动摇的神色。
  
      班达克目瞪口呆地旁观着两人的行动。
  
      “那好,”西维尔咽了一口唾沫,点头道“不过,三位大人一定要在下午五点之前,把马车牵回原位。超出了这段时间的话,老板也会发觉。”
  
      “谢谢。”康德点了点头,在走上马车之前,回身对西维尔说道“其实,就算是老板发现了,你也可以说是我们抢走了马车。”
  
      “嗯?”西维尔惊讶地望向了康德,可是对方已经走进了车厢内。
  
      在看到马车在埃布尔的驱使下,开始移动的同时。西维尔急匆匆地跑到了后院的门边,为康德等人乘坐的马车打开了大门。
  
      “你们路上小心!”
  
      坐在车厢内的康德与班达克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西维尔的呼喊。
  
      “呵呵,”班达克乐呵呵地掀开了窗帘,向西维尔所在的方向望去。只是西维尔已经离开了原地。并没能被班达克捕捉到他的身影。
  
      “看来老板没有骗我们,这马车确实是运送茶叶用的。”康德嗅着车厢间遗留的茶叶香气。开口说道。
  
      “殿下你怎么看出老板会把马车借给我们的?”事到如此,班达克也大概看清了康德行事的套路,遂开口问道。
  
      920章声势浩大的军队
  
      “我只是注意到,在你问他有关于马匹租借的事项的时候。他的眼神一直飘忽不定而已。”康德回应道“我就想到,或许我们可以婉转一些。”
  
      “看来我还是缺了一些社会经验。”班达克反省道“只是委屈了那名侍者,我们给他的钱,没一会儿就要被收进老板的口袋了。说不定,还得将他怪责一番。”
  
      “不用担心那名侍者。”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那名侍者从谈话一开始就站在了柜台的附近。当他带着我们在马棚观光的时候,也只是带着我们在几辆外观比较陈旧的马车前徘徊。看起来,他似乎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真是麻烦啊。”班达克挠了挠头,说道。
  
      “各家有各家的规矩吧。”康德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自己去买一辆马车。”
  
      说到这里,康德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班达克一脸疑惑地望向康德似乎并不懂得康德的笑容因何而起。
  
      “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不上不下了些。脑子里冒出了些不着边际的想法。”康德在笑过之后,开口解释道。
  
      “原来如此。”班达克想了想,在心里默认了康德的想法。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如果一直待在自己的安全区。反倒很容易对自己的认知感到混淆。”康德止住了笑意,对班达克说道“这次战役对小岛上的人,或许只是一个开始。但对我们来说,已经象征着结束了。”
  
      尽管与岛上的势力维持着对彼此的联系,但是康德对于自己的位置还是有着清楚的定位。他们之所以上岛,就是为了给克雷蒙特的事讨回一个交代。而这个交代也自然是使暗面组织受到重创。暗面组织主动地发起了战争,这对于康德等人来说已经代表了结局的来临。
  
      不过班达克也是第一次听到康德发表这般的定义,止不住在内心惊讶了一番,并疑惑地问道“陛下你的意思是,在这场战争过后,我们就将退出小岛的领地?”
  
      “对。”康德点了点头。
  
      “埃布尔知道陛下你的决定吗?”班达克焦急地问道。
  
      “不知道。”康德坦然地说道“尽管这是最后一战,但一旦参与进这场战争。精灵国给岛上游民留下的形象也会被改变。我还是希望埃布尔他们能够安静地退出这件事,那么他们在之前所做的事,我也会为他们抹去相关的痕迹。”
  
      “原来如此。”班达克想了一会儿,理解到了康德的立场。
  
      “不过我把决定的选择权交到了埃布尔自己的手上。他做出的决定,我相信他会负责到底。”康德低声说道。
  
      埃布尔会选择和他们一起来到这座小镇,大多是因为对于德维特以及克雷蒙特等人的愧疚。那份未尽的信念支撑着他一路为找出凶手的事尽心尽力。
  
      不过,战争这件事将会盖过他个人的心境,埃布尔必须站在他作为一个士兵领队的角度上进行思考。
  
      班达克接下来与康德商量了一些有关于到时候在战场上的士兵的排列部署。
  
      不知不觉,前往城门口的路程便结束了。
  
      埃布尔在城门士兵的牵引下停好了马车,走进车厢对康德以及班达克说道“我们已经到了,不过,士兵们似乎还在往这里前进的路上。”
  
      “对了,你们是怎么收到消息的?”班达克说道。
  
      “监察所的人在比较早的时候赶来旅店内告诉我们的。”埃布尔回应道“那时候你应该还在睡觉来着。”
  
      班达克听过埃布尔的话后,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最近似乎很少睡这么熟了,竟然连别人的敲门声都没有听到。”
  
      “监察所的人告诉我们从海港出发的士兵将会在今天上午的时候赶到小镇。”康德回应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也没见到士兵们的身影。”
  
      “估计是在适应小岛的环境上,出了点问题。”埃布尔回想着自己的亲身遭遇,开口猜测道“应该耽搁不了太久的。”
  
      “嗯。”康德点了点头。不过还是立即起身走下了马车,选择站在城门口的大街上等候迟迟赶来的士兵。
  
      埃布尔与班达克则是一左一右地站在了康德身旁。
  
      “他们来了!”过了一会儿,班达克立即瞥到了出现在城外森林的士兵队列,以及他们身上带有卡拉迪亚的标志的制服。
  
      “我们走!”康德带着班达克与埃布尔走到了城门边,指挥着城门边的士兵为卡拉迪亚士兵一行人放行。
  
      城门口的士兵一眼认出了康德的身份,在听到康德提出的要求后,立马派人打开了城门。
  
      卡拉迪亚的士兵们鱼贯而入,每个人在看到康德与班达克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惊喜。
  
      “殿下!班达克统领!”士兵们半蹲在了康德的面前,并行礼道。
  
      班达克粗粗地打量了一眼,发现此次被派遣而来的士兵虽然人数众多,当中却有不少眼熟的面孔,这些人可都是各连各营的标兵苗子啊。
  
      “大家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康德慰劳道“亚都尼斯队长此次安排的人数是?”
  
      “三千人。”作为临时领袖的士兵队长站起身回应道。
  
      “嗯。”班达克点了点头,回应道“此次的带队队长是你吗?怎么感觉之前似乎没见过。”
  
      “是的,班达克统领。”士兵拘谨地回答道“我的名字是巴伯,因为比其他士兵的年龄大上一些,被推选成了队长。”
  
      “巴伯队长,这次你们在赶来的路途中,可曾遇到了什么麻烦?大家对这儿的环境适应得怎么样?”康德开口问道。
  
      “在龙族的护卫下,我们在路上并未遇到意外的困难阻挡。只是士兵们在乘船这件事上,有着许多不适的反应”巴伯低着头回应道。
  
      “这段时期我们也经历过。”埃布尔出言安慰道“对于生长于大陆的人来说,海洋本就代表着许多意外。”
  
      921章监狱爆炸的消息
  
      康德等人带着士兵们回到了茶楼。
  
      在途中有不少行人对这一支声势浩大的队伍投去了好奇的视线。
  
      “殿下,这么多士兵,该怎么安排呢?”班达克在回到茶楼之后,好奇地问道。
  
      “吉伯特正在往这里赶来的路上,监察所的军营会作为战士们在这几天内修养生息的住所。”康德回应道。
  
      “吉伯特?他怎么会来?”埃布尔惊讶地问道。
  
      “我们这一支军队也算是这次战役中的主要战力。吉伯特在收到消息之后,估计就已经安排好了士兵们的用处和排场。”康德在走进茶楼的大厅之后,一直留神打量着周围,只不过并没有看到吉伯特的身影。
  
      “原来如此。”埃布尔点头道“殿下,你真的放心把手下的士兵都交给地精一族进行差遣?”
  
      “差遣还不至于。士兵们的行动,最终还是得由我们说了算。”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道“只不过,到了现在,也没见吉伯特前来,实在是有点奇怪。”
  
      就算是最近几天事务缠身,吉伯特也应该会亲自前来迎接才对。
  
      班达克随着康德与埃布尔,一齐望向旅店门口。过了一会儿,一列四五人的地精士兵队伍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队伍中领头的队长在瞥到康德等人的身影后,立即带着笑容迎了上来。向康德拘礼问候道“康德殿下,班达克统领,埃布尔队长。各位大人好,初次见面,我是监察所的士兵领队,西特。”
  
      “西特队长,你来这儿,可是有什么事?”康德开口问道。
  
      “吉伯特大人听说殿下您特意从贵国本土调来了三千名士兵,为此次的战役助力。遂派我前来与各位卡拉迪亚的士兵们做一些交流,并负责为各位士兵大人引路,去往镇上所安排的住处。”西特详尽地回答道。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多谢吉伯特大人以及各位士兵了。”康德谦和地笑道“其实在今天监察所的人前来旅馆通信的时候,我就以为能在今天之内见上吉伯特大人一面。没想到吉伯特殿下竟是如此繁忙,看来,战前所做的准备实在是比想象中要辛劳百倍啊。”
  
      西特面色一僵,以他的交往经验来看,又怎么会听不出康德在话中所表示出的责备。吉伯特未能前来,事出有因。他只得无奈地解释道“殿下你可能有所不知,吉伯特殿下最近不仅在为战前的准备奔忙,昨日监察所监狱爆炸之事也惹出了一堆烂摊子。这些担子全都压在了吉伯特大人一人的身上,在这个时间点,殿下他实在是抽不出身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